汽车
首页>汽车>正文

尹同跃与华为BU总裁共同见证签约 奇瑞为何“低人一等”?

2020-12-2917:37:39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近日,奇瑞与华为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智能汽车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出席了签约仪式,可见这项合作对奇瑞的意义重大。不过,对另一方华为来说,这项合作似乎达不到同等的重要性,出席领导的级别明显低于之前与其他车企的签约仪式。

与尹同跃共同见证签约的是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

华为是否真的厚此薄彼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汽车行业而言,在智能汽车的转型中如果难以跟上潮流,就只能仰人鼻息。

“不对等”的签约

12月16日,在奇瑞与华为全面合作框架协议签约现场,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表示,奇瑞正从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新能源汽车方向转型。此次与华为全面合作,可以把汽车从机械产品转变为软件化产品、智能化产品,能够让中国汽车工业在软件、智能座舱、芯片等领域掌握关键核心技术术。

作为奇瑞的灵魂人物,尹同跃出席见证与华为全面合作框架协议的签订,凸显了奇瑞对智能汽车领域与华为展开深度合作的意愿。从双方协议内容上看,双方将在智能汽车、5G创新应用、大数据、高性能计算、信息化等方面开展合作,基本上涵盖了整个智能网联汽车领域。

不过,奇瑞对华为的厚望似乎并未得到对等的回应。与尹同跃站在一起共同见证本次签约仪式的,是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负责人。奇瑞的董事长与华为的业务单元负责人站在一起,似乎并不寻常。

在去年比亚迪与华为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约仪式上,与比亚迪总裁王传福一同见证签约的是华为轮值总裁、副董事长徐直军。更早时候,徐直军还以同样的身份与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共同出席了两家企业全面深化战略合作落地仪式。

此外,在今年7月的比亚迪汉EV上市活动上,华为又派出了董事会成员、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助阵。

2019年1月,华为轮值总裁徐直军与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共同出席活动

一位商业礼仪专家对记者表示,“对等“是签约仪式的基本原则之一,一般来说,此类签约仪式上,双方出席人员的地位与级别应要求对等,而且双方会事先就此进行沟通。

因此,无论是从双方出席人员的地位与级别,还是从同类活动华为的出席情况来看,这次的签约仪式上,奇瑞明显受到了华为的冷遇。

“摇摆”的奇瑞

华为涉足汽车行业有着清晰的战略,即“不造车”,但要帮助车企”造好车“。华为的鸿蒙OS以及基于此的HiCar智能互联场景解决方案,分别针对底层系统和前端应用界面,已经成为不少车企的首选车机系统。

但是,奇瑞在智能汽车技术路线的选择上,似乎并不像华为那么清晰。就在今年1月19日,奇瑞控股集团还发布公告称,在智能驾驶领域,奇瑞与百度将共同打造下一代智能座舱产品,百度研发的小度车载OS将从奇瑞星途品牌扩展到奇瑞旗下所有车型。

结果2020年尚未翻页,奇瑞又转向了华为。

犹豫是有代价的。就在奇瑞与华为签约后的12月18日,奇瑞全新艾瑞泽5 Plus上市。但在车载系统上,奇瑞为其配备的是自研的雄狮智云系统。雄狮智云是奇瑞集团智能化战略品牌“奇瑞雄狮”的组成部分,也是基于百度旗下小度车载OS的车载智能系统。

奇瑞的最新车型选择的是百度的小度OS

奇瑞在车机系统上的混乱还不止于此。今年9月首发亮相的捷途X70 Plus搭载的便是华为提供的HiCar智能互联场景解决方案;在11月底的广州车展上,捷途又联合华为发布“旅行+”战略,在当时被认为是奇瑞集团与华为深度合作的重要应用成果之一。定位入门品牌的捷途品牌,反而在与华为的合作上走在了奇瑞集团的前列。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在国内智能汽车的研发上,站在技术高地上的基本上都是华为、百度、阿里这样科技公司,传统车企确实缺乏独立研发一整套系统的能力。而奇瑞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显得有些随意,技术路线摇摆不定,尚未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竞争对手相继形成了稳定的智能汽车发展路径,奇瑞才刚刚开始稳定合作伙伴,对已经在传统汽车领域落伍的奇瑞来说,失去的时间更令人心痛。

失去的时间

失去的时间不仅延误了奇瑞向智能汽车的转型,也影响了奇瑞向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

今年11月,奇瑞交付7600余辆新能源汽车,但其中微型车eQ的销量超过6600辆,明显聚集在低端市场。

其实奇瑞新能源在今年9月就推出了紧凑型纯电SUV“大蚂蚁”,但是奇瑞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拓,又因为混改项目的推进不力而备受困扰,产品向上的尝试也迟迟不见进展。

去年年底奇瑞引入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作为混改合作伙伴,对方注入的大笔资金被认为是奇瑞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弹药”。

然而,双方签约一年来,奇瑞的“混改”并未见成效,业内甚至有青岛五道口打算退出的消息。而作为双方合作的重点,奇瑞的新能源汽车项目也出现了停滞。去年12月,奇瑞宣布新能源项目落地青岛即墨。彼时,尹同跃着重强调,开拓山东市场为奇瑞提供了发展的新增量,也是加快推进新能源战略、国际化战略的重要机遇。

奇瑞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是有规划的

但如今,随着奇瑞的混改陷入僵局,即墨项目也难以推进。据媒体报道,目前奇瑞即墨的新能源项目进展缓慢,刚刚“就建厂事宜达成初步一致”,距离建成投产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智能化与电动化转型双双步入歧路的情况下,奇瑞在市场竞争中已经落后于对手。为避免进一步落伍,弱势的奇瑞如今只能以低姿态与华为展开合作,希望对方能够“拉兄弟一把”。

业内人士指出,奇瑞的遇冷其实也是传统汽车制造商在智能化与电动化转型中面临的共同问题。无论是华为这样的ICT企业,还是宁德时代这样的电池供应商,在为众多车企提供产品与技术的同时,也将其置于产品同质化与话语权丧失的风险中,如果不能在转型中把握主导权,这次的“奇瑞遇冷”或许也会发生在其他车企身上。

奇瑞的破界还要靠自己,其他车企也一样

文/北青-北京头条 杨铮

责任编辑:常林(EK008)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